摇号买房是如何杀死杭州P2P的?

2018年07月23日 09:41   编辑:小徐   来源:凤凰网
摘要:“我的钱被骗光了,又不是你的,你当然叫我不着急,你赔我么?不赔就赶紧去抓人,别光知道让我别急。”7月16日,在烈日的暴晒下,一位性急的P2P平台(个人网络借贷平台)投资者对黄龙体育中心现场维持秩序的警......

“我的钱被骗光了,又不是你的,你当然叫我不着急,你赔我么?不赔就赶紧去抓人,别光知道让我别急。”7月16日,在烈日的暴晒下,一位性急的P2P平台(个人网络借贷平台)投资者对黄龙体育中心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大声呼喝,引来了其他投资者的附和。

近半个月以来,牛板金、投融家、萌小薪等十余家杭州P2P平台接连出现逾期、跑路等现象,数以万计的P2P投资者从全国各地赶到杭州讨债,杭州黄龙体育中心、杭州江干区体育中心成了政府指定的投资者临时接待点。不过,在得不到明确答复的情况下,大多数投资者还是选择“抱团”到P2P公司讨要说法。

更多的P2P平台也走到了危险的边缘,惊慌的投资者大量赎回产品。一位杭州大型P2P平台的中层管理者称,“挤兑(投资人集中性提款)太严重了,谁也不知道下一个爆雷的会是哪家”。而除了底层产品缺陷、投资人挤兑,杭州火热的买房摇号也是这一场多米诺骨牌的推手之一。

与收益率日渐下滑的P2P理财相比,“摇到即赚百万”的买房摇号令更多投资人心动,不少原本“一有闲钱就买P2P”的投资者选择赎回到期的理财产品加入摇号大军,这成了捅在P2P资金周转命门上的一把刀子。

留不住的“赎金”

“你干了也挺久,有些东西应该不用我教你,首先就要从身边的亲戚朋友入手,告诉他们买房不如买P2P。”这是刚入职时,销售经理对余良的“教导”。想起这段经历,余良(化名)还感到些许庆幸。

余良曾是P2P平台牛板金的一名销售,他在2017年中加入了牛板金。

由于家里亲戚朋友多、人脉广,余良销售业绩一直不错,但自4月以来,不少大客户出现了高额产品集中赎回的现象,其中就包括他的大伯。

“当时大伯准备给孩子买房摇号,一下子把到期的一百多万产品全都取出来了,经理听我汇报完,立马就发火了,给我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这一百多万留住。”余良表示,每个销售经理都有产品存续的相关KPI指标,但由于摇号一族的集中提款,经理面临极大的业绩压力。

最终,余良的大伯还是将到期的产品全部赎回,此后,部分与余良关系较近的亲朋也选择了赎回产品,而余良则在一番考虑后选择了退出牛板金。

余良称:“当时也没想太多,就是觉得公司可能挺危险的,销售气氛很紧张,以前每周例会上的数据是工作日的日均赎回量在7500万到8300万元之间浮动,但到了今年5月,每周的日均赎回量涨到了9000多万,特别是楼盘集中摇号的前几周,赎回一度到过一日1.5亿。”

7月3日,就在余良离职后不到两个月,牛板金发布公告称近亿元借款项目出现逾期,牛板金创始人兼CEO王旭航公开表示牛板金“只能走到这里了”。7月5日,王旭航被警方带走调查,目前,牛板金官网已经无法正常显示。

软件工程师田穆(化名)与余良一前一后离开了牛板金,但与余良不同,他受到了这次“爆雷”带来的很大影响。“最早存了70万在公司的产品里,因为公司产品的收益率还是很高的,我买的时候大概有12%,今年为了买房摇号取了50万出来,留下20万想赚点利息,但现在本金能不能拿回来都是个未知数了,更别说利息。”

田穆称,自己已经是损失比较小的内部员工,部分中高层可能还有超过百万的资金在产品里。“像我们这样年轻一些、没房子的80后90后,这次基本上损失都比较小,大家都是存款不多,只能拿出产品里的本息再凑一点去摇号,摇到就是赚到,高层基本上是‘身先士卒’,每人存着一百多万,一动不动。”

7月4日,牛板金举办了“投资人见面沟通会”,时隔两个月,田穆以债主的身份回到了熟悉的办公大楼,除了曾经一起共事后也离职了的同事,田穆发现,现场还有为数不少的年轻面孔,不同于人群中央火急火燎的中年投资群体,这些年轻人淡定了许多,有的拿着手机录像,有的则开始与旁边人闲聊。

田穆表示,“一部分是因为年轻,所以本来就没啥钱,买的产品少,几千几万的也来看个热闹,一部分则是和我一样,拿了大部分资金出去摇号,有一个老哥跟我摇的还是一个盘。”

“摇走”的财源

“P2P平台的命门其实就攥在投资者手上,投资者因为一些因素集中性地大举赎回之后,就像是再也付不起赎金,平台被‘撕票了’。”田穆对包括牛板金在内的P2P平台连环爆雷并不意外。

尽管在牛板金就职了一年多,但田穆称,他对公司并没有很深的信任感,“说白了,很多产品的底层架构究竟是什么,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田穆和余良都表示,牛板金属于行业中上游水平的公司,但其很多产品的构成都很混乱,股票、债券、房地产等各类型的产品都有,一些产品经理都很难讲清楚。但是,超高的收益率使得产品依然抢手。

余良表示,P2P平台的产品收益率基本上维持在普通理财产品的两倍左右,以一年期的理财产品为例,目前大部分券商、银行的理财产品收益率在5%-6%,而牛板金等P2P平台产品收益率为8%-12%。

然而,与摇号中签的收益相比,即使是12%的收益率也黯淡无光。

2018年3月28日,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正式宣布,针对商品住房市场出现的炒卖房号、捆绑搭售等违规行为,将采取公开摇号全程公证的方式,规范市场销售行为。杭州新房市场被瞬间引燃,“千人排队,万人摇号”成为了楼市的常态。

同时,由于摇号楼盘采取严格限价,杭州楼市本已存在的一二手房价格倒挂现象更为显著,据记者了解,如华夏四季、融信澜天、阳光城未来悦等万人摇号的“红盘”,单套总价与周边二手房单套总价之间的差价超过百万,“摇到赚百万”的声音一时充斥大街小巷,摇号的热潮席卷杭城,众多有资格的家庭纷纷加入摇号大军,随之而来的是强大的抽水效应。

以杭州首个摇号人数破两万的项目融信保利·创世邸为例,要求无房户验资100万元,二套验资200万元,全款验资300万元。参与摇号的有7498户无房家庭,以剩余近1.3万摇号户均缴纳二套验资额计算,创世邸冻结了超过330亿元资金。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杭州摇号新政以来,已有超过70个摇号楼盘面世,超过万人登记摇号的“红盘”也已有10余个。

余良回忆,就在其离职前不久,也是杭州摇号热潮的最高峰时,销售部门进行了大规模的招聘,招来的新销售以及经验老到的经理不分日夜、加班加点的挽留大客户,“话术大概就是,摇到号的概率只有百分之几,而买P2P是‘稳定’的理财收益。不过最终,大部分该摇号的还是去摇号了。”

杭州一家大型P2P平台管理中层对记者表示,尽管有关联,但不能将杭州P2P平台的接连崩盘完全归咎于买房摇号,“平台自身的抗风险能力、底层产品架构、投资人挤兑的连锁反应,这些因素是共同作用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杭州的P2P平台倒得这么快、这么密集,与买房摇号虹吸效应之后,各个中小平台的资金链条被拉到极限紧绷状态是密切相关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房途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