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价扼杀年轻人的创业热情

2017年07月17日 16:25   编辑:小徐   来源:新金融观察刘植荣
摘要:近日,北京(楼盘)市住建委发布《北京住房和城乡建设发展白皮书(2017)》重申中央提出的“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并提出,对于申报价格明显高于前期或周边在售项目价格的,一律暂缓批准预售许可或办......

近日,北京(楼盘)市住建委发布《北京住房和城乡建设发展白皮书(2017)》重申中央提出的“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并提出,对于申报价格明显高于前期或周边在售项目价格的,一律暂缓批准预售许可或办理现房销售备案,确保2017年房价环比不增长。之所以要打击炒房,抑制房价,是因为高房价于国于民都不利,更重要的是,它扼杀了年轻人的创业热情。

笔者一直鼓励年轻人不要贪图安逸享受找机关单位稳定的工作,而是要大胆创业。有读者向笔者反馈说,创业,说说容易,但真做起来就难了。开公司必须有经营场所吧,北京写字楼租金每平方米一天10来元,开公司200平方米不算大吧,一年的租金就是73万元;另外,还要有个睡觉的地方吧,一居室的小套房月租金四五千元。开个小公司不说别的,房租一年就80万元。就算经营不错,一年赚了80万元,但自己一分钱也得不到,就交房租了。

这是事实。几年前,笔者一个朋友的女儿大学毕业应聘到北京一家外企工作,月薪8000元,租了套一居室的住房月租金3600元,几乎占了工资的一半,再加上水电、煤气、交通、电话、食品、服装等生活开销,8000元竟不够花,父母还要每月给补贴些。

中国不少家庭为买一套房子要用几代人的积蓄,甚至还要贷款,全家几代人为房子拼命工作,省吃俭用,说是“房奴”恰如其分。世界知名房地产信息咨询机构NUMBEO在2017年7月12日更新的数据显示,世界房价/收入比(指用多少年的收入购买一套住房)最高的4个城市均被中国包揽,深圳(楼盘)为40.1、香港为38.4、北京为37.1、上海(楼盘)为36.9。

美国年轻人创业热情很高。微软帝国的创始人比尔·盖茨、苹果王朝的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站脸谱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网约车Uber的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搜索引擎巨头谷歌的创始人拉里·佩奇、推特的创始人埃文·威廉姆斯,等等,这些创建了世界上顶尖科技公司的人,都是在读书期间创业的,有的因创业辍学至今也没拿到一张大学文凭。我们不妨“穿越”一下,如果这些人生活在当下的中国,恐怕他们当中不少人只能默默无闻地给别人打工,因为中国的高房价把他们的创业热情给压下去了。

美国房价最高的城市是纽约市,但纽约市的房价/收入比也仅有10.6,房价/收入比首都华盛顿为5.5,西雅图为5,芝加哥为3.4,新奥尔良为3.2,费城2.8,亚特兰大为2.6,拉斯韦加斯为2.2,达拉斯为2,休斯敦为1.9,水牛城为1.7,底特律为1,上述城市在美国可都属于“一线城市”。美国房价便宜,年轻人创业就没必要过多考虑房租负担;再有,美国没有增值税,开公司不赚钱不缴税。可见,在美国开公司是“小菜一碟”,不需要多大的资本投入,赚了是白捡的,不赚也赔不了多少钱,解除了后顾之忧,年轻人创业热情自然就高了,谁不想趁着年轻抓住机会发财呢?

高房价让有多套住房的人懒惰下来不想做事情,靠吃房租过滋润的日子;但对于那些无房的人来说,不管是买房还是租房,住房都是家庭开支的大项,这就挤占了医疗保健、文化教育、娱乐旅游等方面的开支,生活质量难以提高。中国不少年轻人不是不想创业,而是创业风险太大,不敢创业,没能力创业;创业的年轻人少,必然会削弱全社会的科技创新能力和经济发展潜力。所以,为了国家和人民的长远利益,必须下决心把房价压下来;而平抑房价最有效的手段就是,通过对超面积住房征收房产税抑制炒房。

文刘植荣(独立学者、媒体评论员、专栏作家)

当创业理想遭遇高房价,是坚守还是逃离?

这并不是个别人的故事,这是一代人的困惑。在北京、上海、广州(楼盘)这些一线城市,有大批这样的年轻人,他们怀揣着理想,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这里安家扎根,但当高昂的创业理想遭遇高额的房价时,他们犹豫了,是坚守还是逃离?这是当今中国青年一代的鲜明写照,是一代年轻人的经历,但却牵扯着两代人甚至是三代人的生计。不可否认,房子已悄然改变了中国的社会生态。

黄某是北京一所高校的老师,能留在北京教书已成为全村人的骄傲。由于来自农村,买房只能靠夫妻俩攒钱,仅凭教师的工资积蓄,在北京连首付都支付不起。今年,夫妻俩有了宝宝,但他们依然“蜗居”在学校的教职工宿舍。家里老人来北京照顾孩子,房子更成为让他们全家头疼的问题。

大学毕业后只身“南漂”的“白领”小白,至今仍没有在广州找到归宿感,因为平时都是和别人合租房子,已经退休的父母每次来看她都只能住宾馆或很局促地挤在出租屋的小房间里,少了那些柴米油盐的家的味道。回想起这些,小白总是感到很歉疚:作为独生女,已经在遥远的南方呆了四年多,既不甘心回到老家小城镇,又尚不具备深深扎根在广州的能力——单单买房就难倒了自己。“我们并不奢望一毕业就能买房,但房价飞速上涨的预期让我感觉自己没有能力攒钱买房。”小白告诉记者,在百般权衡下,她决定辞职回到江苏老家。

——来源:新华网

专家声音

在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王小广看来,一味地保房地产,只会延缓整个经济的结构调整过程,错失结构调整的良机。“此外,房地产泡沫将明显地抑制自主创新能力的提高。”他进一步谈道,我国的企业进行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的收益可能达15%,但是企业还是不愿意进行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炒房等投机性行为,收益会更高,而且风险会更低。只要房地产暴利持续存在,社会资金、人才及其他资源都会很自然地偏好于房地产,也不必辛苦地搞自主创新。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深圳房价上涨,会使得各类创新成本加大。尤其是高房价下,会使得各类创业人才的城市居住成本快速上升,进而影响了人才的导入。”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吕政曾撰文指出,较高的房价对建设创新型国家具有颠覆性的破坏作用,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会迫使高端科技人才外流。我国的科研机构、企业工程技术研发中心、科技人才等科技资源主要集中在大中城市。大中城市房价过快上涨,超出了包括科技人员在内的工薪阶层的购买能力,使他们难以安居。

——来源:人民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房途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