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平代言的眼药水坑老人 莎普爱思能治白内障被指错误宣传

2017年12月07日 17:44   编辑:dudu   来源:房途网
摘要:【郎平代言的眼药水坑老人 莎普爱思能治白内障被指错误宣传】莎普爱思被指错误宣传,郎平代言的眼药水坑老人到底怎么回事?郎平需要担责任吗?

郎平代言的眼药水坑老人 莎普爱思能治白内障被指错误宣传

“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这是一句广为人知的广告语,然而,近日,媒体报道称郎平代言的眼药水坑老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2017年12月2日,自媒体大V“丁香医生”公众号发布《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公开质疑莎普爱思在没有明显药效的情况下过度宣传产品治疗白内障的功能,并以此实现巨额盈利。

文章引述多位眼科医生的说法和权威文献资料,力证莎普爱思滴眼液预防和治疗白内障是弥天大谎,是用洗脑式广告营销,坑害老年人,使其延误治疗、有失明风险。

年销量7.5亿元,实际是坑人产品。

文章中称“眼科医生经常开玩笑说,如果谁能研发出治疗白内障的药物,拿个诺贝尔奖也没问题”。

在该产品的广告中可以看到,有着“(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滴滴”这样的语句。

然而其中“早期老年性”五个字,呈浅黄色且字体非常小,几乎看不清,而且也没有在广告词中念出来。

在丁香医生的发文中提到,“《眼科学》第8版上说:目前临床上有包括中药在内的十余种抗白内障药物在使用,但其疗效均不十分确切。”

但在国内关于苄达赖氨酸的研究论文中,却有不少观点提到苄达赖氨酸具有对早期白内障的预防与治疗作用。

也就是说在药效方面其实医学界是存在一定争议的,所以临床试验才是检验其药效的重要方法。

这一负面消息不仅影响了公司形象也影响了股价。

尽管公司随后紧急发布公告辟谣,但是仍然导致莎普爱思股价连续下跌,本周一盘中一度逼近跌停。

起底“洗脑神药”莎普爱思:3分钟不到有人点名要买

在位于北二环的一家医保全新大药房里,莎普爱思被摆在主通道旁边货架最显眼的位置,每瓶5毫升,43.5元。

在记者咨询的不到3分钟里,就有女顾客点名要买莎普爱思,导购员把货架上最后一盒眼药水递给顾客之后赶紧补货,可见这种OTC眼药水销量不错。

对此,该公司在财报中总结,通过对莎普爱思滴眼液进行广告宣传和开展公益活动,成功推广了“莎普爱思”品牌,提升了公司知名度。

从统计数据上也可以看出莎普爱思的广告费用投入连年攀升。

统计显示,莎普爱思2014-2017年前三季度广告费用分别为2.1亿元、2.4亿元、2.6亿元、2.6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27.1%、26.1%、26.8%和31.9%。

起底“洗脑神药”莎普爱思:同仁医院、北京医院并无此药

记者随后走访了北京医院和同仁医院,出人意料的是没有找到莎普爱思的踪影,两家医院的眼科医生和用药咨询师均明确表示医院没有使用这种药品。

也就是说,莎普爱思滴眼液并没有进入北京这两大大型医院的药品目录。

据了解,目前北京医院眼科使用的治疗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的眼药水是日本进口药——吡诺克辛滴眼液,每瓶5毫升,单支售价10.9元,而具有同等疗效的国产眼药莎普爱思的价格则是它的3.99倍。

起底“洗脑神药”莎普爱思:成本1.45元缘何卖价超进口药

同样是治疗早期老年白内障的药品,这款国产药价格为何远远超过进口药?

据了解,关键是因为莎普爱思滴眼液是一款专利药,公司拥有苄达赖氨酸防治早期老年性白内障药物专利。药品说明书上说,苄达赖氨酸滴眼液抑制眼睛中晶状体醛糖还原酶的活性,达到预防或治疗白内障的目的。那么苄达赖氨酸滴眼液成本很高吗?

调查显示,成本并不高。 该公司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该款产品销售量为2800万支左右,而全部成本(不计算销售、财务费用等)仅仅4076.73万元,一瓶滴眼液的成本不过1.45元。

因此莎普爱思滴眼液为公司提供了大量营业收入,其毛利率非常之高,2016年高达94.49%。

不过据爆料,该专利申请于2009年,按照我国专利10年保护期,即2019年11月解除保护。

专利是否申请延长保护,申请又能否通过都将直接影响莎普爱思滴眼液的未来市场壁垒。

莎普爱思早已上黑名单:曾因违法发广告被曝光350次

早在2014年浙江莎普爱思药业通过证监会上市审核之际,《经济参考报》即报道称,浙江莎普爱思药业多次因产品质量问题、违规发布广告成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等有关部门“黑榜”的常客。

另外,在更早之前的2011年6月3日,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广东省2011年第4期违法药品广告,莎普爱思生产的“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因2011年3月在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违法发布广告被曝光350次。

6年时间算不得短暂,早已被列入“黑名单”的莎普爱思如今仍然活跃在公众眼前,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莎普爱思质疑者崔红平医生:我对每一个字负法律责任

“一个眼科医生中的世界”,这是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眼科主任崔红平在微博上的简介。

崔红平是这次质疑风波中的重要发声者,早在2013年,这位“加V”的眼科医生就已经在微博上发表对莎普爱思滴眼液的反对声音,引起过一定关注。

12月6日,崔红平接受记者专访,他再次强调,目前临床上没有任何一种药物可以降低晶状体的浑浊度,手术才是治疗白内障的有效方法。

他呼吁政府监管部门对莎普爱思滴眼液进行Ⅳ期临床试验。

谈论到莎普爱思滴眼液所称的适应症———“早期老年性白内障”,崔红平建议患者定期随访,并根据是否影响工作和生活质量来进行择期手术。

同时,崔红平强调,莎普爱思滴眼液利用了老年人恐惧做手术的心理,过度宣传药物作用,延误治疗。“我从一个医生的角度评价一个药物,天经地义,这是医生的本职工作,我要对我的病人负责。”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房途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