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碎尸案最全分析 刁爱青案何以成为中国十大悬案之首?

2017年05月06日 17:27   编辑:小安   来源:科技讯
摘要:南大碎尸案最全分析,刁爱青案何以成为中国十大悬案之首?提起南大碎尸案,很多人都后脊梁发凉,这起当年震惊全国的杀人案,二十余年来,始终未破,南大碎尸案凶手成迷,被残忍分尸2000块的受害人刁爱青,成为了......
5月6日消息,南大碎尸案最全分析,刁爱青案何以成为中国十大悬案之首?提起南大碎尸案,很多人都后脊梁发凉,这起当年震惊全国的杀人案,二十余年来,始终未破,南大碎尸案凶手成迷,被残忍分尸2000块的受害人刁爱青,成为了近代历史上,死的最惨的人,而南大碎尸案刁爱青案,也成为了中国十大悬案之首!

南大碎尸案是一个高智商犯罪,也是一个无头案。凶手作案手法高明,将受害者切割成2000多块,还扔在南京闹市区大街上,却始终无法破案。案发后,南京警方运用全部警力进行大规模排查,甚至暗中找道士招魂查凶,至今仍未找到凶手。

南京“1·19”碎尸案,又称南大碎尸案、刁爱青案,案发于1996年1月19日,地点为江苏省南京市,受害人为南京大学一年级女学生刁爱青。在失踪9天后,受害人遗体碎片被一名清洁工在南京华侨路发现。凶手为消灭作案痕迹,将其尸体加热至熟,切割成超乎常理的2000片以上,并抛撒在南京市中心附近。该案因毫无线索,虽南京警方尽了最大努力,至今无法侦破。


刁爱青生于1976年3月,遇害时为南京大学鼓楼校区专科一年级学生。她平时在鼓楼校区学习和生活,遇害时不满20岁。刁家是苏北一个农民家庭。刁家在江苏省姜堰市沈高镇刁舍村四组。父亲刁日昌在家种田同时还在柴油机配件厂兼职做工人,家境普通。据刁爱青生前的好友吴晓洁回忆,刁是个普通女孩,各方面都很一般。

她个子高约1.65米,偏瘦,相貌平平。平时留短发,单眼皮,眼睛稍有些近视,看书写字时会戴上眼镜。在嘴角的右上方有颗痣,如菜籽般大小。说起话来,嗓音稍哑,语速偏快。平常外表下,刁爱青也许有一颗不安分的新。一个细节是,这个字迹娟秀的女孩,会故意把自己的名字刁爱青的青,复杂化为“卿”。

在吴晓洁的印象里,相比同龄女生,刁爱青似乎更谨慎。她俩走在路上,陌生男人搭讪问路,吴晓洁总会应付两句,而刁爱青从不理睬,她还提醒吴晓洁要注意安全。

上大学的百余天后,2个人还是会时不时在一起聚聚。吴晓洁觉得上了大学的刁爱青,和高中时候相比没什么变化。


刁高三时候的照片,这个小姑娘不漂亮,没想到居然造此横祸。意外的失踪和遇害1996年1月10日夜间,刁爱青吃完晚饭走出宿舍,去街上闲逛。室友回忆:同宿舍女生违反学校规定使用电器被老师处罚。担任宿舍长的刁爱青,也连带受到批评。刁可能心情不佳赌气外出散心,此后再没有到宿舍。

刁爱青离开时,铺平了自己的被子,似乎表明她只是上街逛逛,还准备回来睡觉。同学最后看见刁的地点,是紧靠南大附近的青岛路。这里人来人往,非常热闹,身穿红色外套刁爱青在人流中并不显眼。同学回忆,从她的装束来看,也没有任何的异常,就是平时的样子。

让所有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9天后,也就是1996年1月19日。一场大雪之后,刁爱青的碎尸被发现。在南京闹市区华侨路,清扫大街的老太太在清晨发现了一个黑色塑料袋,包中装有500多片煮熟且码放整齐的肉片。老太太以为是猪肉,回家后打开袋子仔细的清洗。清洗期间,老太太突然发现肉片中竟夹着三根人的手指,吓得当场晕倒。


几天内,其余的碎尸也被发现,地点是在水佐岗路(南京闹市区)和龙王山(南京龙王山位于南京江北距离长江大桥6公里的宁六高速公路旁,距离市区很远,需要过桥)。这些碎尸都被放在提包内,用一条床单包裹好。

在全国甚至江苏省来说,碎尸案并不罕见的。让经验丰富的南京警方震惊的是,这次的碎尸却堪称建国以后绝无仅有的第一起。尸体在煮熟后,总共被切成了2000多片。更可怕的是,切割刀工十分精细,肉片码放非常整齐。虽然已经过去20年,参与侦查“1·19”碎尸案的警官仍然对此记忆深刻。

“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经手办过不少案子,还从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案子。凶手确实很残忍,我们发现的尸块竟达到2000多块,并不是民间传说的1000多块。每块都切割得很小很整齐,从凶手碎尸的手法来看,应该是比较专业的,对解剖知识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我亲眼看到过死者的手脚,肢解得很整齐。死者的头和内脏都被煮过。”

当年DNA技术刚刚进入中国不久,水平还很低。南京法医只能通过尸块上的体毛特征、肌肉纤维组织等确认死者为女性。

遗体包括头颅全部被煮熟和切割,损害极其严重,无法辨认相貌,也无法确定身份。好在,南大方面已经向警方报警,说有一名女学生失踪。根据尸体的身高、年龄,警方高度怀疑这就是失踪的刁爱青。


当时女大学生比较单纯,互相的关系比较好。见刁爱青第二天没有回来上课,女室友立即向班主任汇报。

这个班主任社会阅历丰富。她感觉一个刚入学的外地女生突然失踪,怕是凶多吉少,赶忙联系学校保卫处。南大保卫处却有所犹豫,拖了几天以后才联系刁父。确认刁没有回家以后,他们才向南京警方报警。

刁的父亲回忆:上一次接到从南京打来的电话,是20年前的1996年1月19日。电话里南京大学保卫科的人询问刁爱青是否在家,刁父这才得知,女儿离校失踪已约10天。他当日即赶到南京,警方对其作了笔录,详细询问了刁爱青的身体特征以及衣物鞋子等形状。

在刁的父亲赶赴南京的路上,急于破案的警方已经组织刁的女室友来辨认尸体!

不过,警方颇有顾虑。尸体毁坏如此严重,就算一般医生也不敢看,更不要说3个不满20岁的女孩子。

好在,刁的人缘很好,3个女室友对她相当喜爱。知道刁可能遇害后,室友们极为悲痛。本来见了老鼠都吓得发抖的3个女室友,出于悲愤,居然鼓足勇气去辨认尸体。


刚走到刑警队停尸房门口,一个女孩被吓得双腿发软,走不了路,只得留在门外。另外两个女孩牙咬走进去辨认。其中一人刚看了一眼,就因过于恐惧,当场尖叫后虚脱,被女警察扶了出去。

另外那个最胆大的女孩,勉强看了两眼,随即冲出房间,弯腰剧烈呕吐。这个女孩仍然辨认出了刁身上的一个重要特征,从而确认的遇害者的身份。

死者就是刁爱青!

遇害者身份的确认,并没有让案情明朗。

刁爱青是刚刚南京到不足100天的外地女孩,在这里一无亲戚,二新认识的无朋友,三连稍微熟悉的一点人也没有,社会关系几乎是0。

警方根本无法通过社会关系排查,找到凶手。

警方对刁的同学、好友进行走访排查,因人数太少,瞬间就排除了嫌疑。

从尸体来寻找线索,也是不可能的。尸体破坏的非常厉害,能够辨别出刁爱青已属幸运,不能提供任何有价值线索。


无奈之下,警方只得发动群众,希望能够有人提供信息。90年代,南京社会治安良好,多年没有发生过恶行碎尸案件,更别说受害者还是全国著名高校的学生。从南京市到江苏省公安厅,对于此案特别重视。客观来说,他们也尽了全力。

案发后,南京市警方成立了专案组进驻南京大学,当时附近几乎所有居民都受到了盘查。直到案发之后3个月,专案组才撤离南大。

当时怕案件公布了引起市民恐慌,一时都没有人知道这个案。只是苦于一点线索都没有,警方无奈,被迫在报纸上登了认尸启事。

南大校内先是有小道消息流传此案,随后正式贴出了被害女生的照片。据说所有学生都要接受调查,提供事发当晚不在现场的证人。当时的媒体报道了相关新闻和批示,警方悬赏通告,公布了涉案的几个提包和一条印花床单,希望市民提供线索。限定破案的日期过了,案子却毫无进展。


保洁工李师傅对此事则记忆犹新,他记得当时刚下完一场大雪,他像其他教职工一样被警方询问。“查户口,查经历,问我这一段时间之内都做了什么。”对查出有劣迹的人审问时间要长,有同事被连审一个星期。“大概调查了三个月后,警方才撤离。”

当年的同学回忆:

最可怕的是那年冬天,一个刚入校的女生被人杀了并且分尸,这个案子到现在还没破,那时候华侨路派出所的民警把BP机的号码都留给女生,让大家感觉可疑时就和他们联系以便于寻找破案线索。当时我一个人住在校外,刚刚开发住宅入住的人还不多,记得有民警还问过我有没有在那里听过什么异常的声音,或者闻过什么怪味?吓得我只好天天去找同学借宿。一晃快20年了,今天想起来还感觉渗人,希望那个可怜的女生早点安息。

参与办案警官回忆,当年南京警方为侦破此案,发动了“人海战术”,进行了广泛细致的排查。“可以说,当时南京几乎所有的警察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这起案件。有的是被抽调到专案组直接参与,更多的则是在所辖片区进行排查工作。”


当年凶手的抛尸地点大多集中在闹市区,多达五六个地方。“凡是在抛尸现场出现过的人,比如说垃圾箱,只要倒过垃圾的人,我们都会逐一进行排查,当时确实很紧张,因为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嫌疑人,生怕漏掉每一个线索。根据凶手抛尸的地点以及相关调查情况,我们推测凶手应该就住在大学校园附近,而且很有可能是骑自行车进行抛尸。”

根据凶手的碎尸手法,南京警方曾一度认定凶手的职业是医生或屠夫,并对符合作案条件的这两类职业的人群进行了广泛排查,人数高达数千人。后来经过各种渠道的情况汇总,又扩大了排查目标人群,达到数万人。要知道,当年南京市全市人口也就400多万。

此案之所以奇怪,在于有以下几个疑点:

1.杀害刁爱青的到底是什么人?

刁爱青的社会关系极为简单,在南京除了几个老乡女友和同学以外,根本没有任何熟人,更谈不上有男朋友,她的社会关系非常简单。

刁本人的个性内向,害羞。女友回忆,遇到陌生人刁总是非常戒备。再加上是刚从农村来到大城市的女性,对任何陌生男人更是格外小心,不可能随意交什么朋友。


那么,凶手是谁?

萨沙根据正常推理,刁的遇害并没有惊动任何人,抛尸地点基本都在市中心,显然刁遇害的地点就在南大附近。

稍微熟悉南京的人都知道:南京大学处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带,附近到处是人和居民区。大学旁边,有著名的珠江路电子一条街和全省闻名的儿童医院、鼓楼医院、五台山体育馆等等,全部是南京人流量最高的地方。在这一带,想在室外找个地方随地小便都是不可能的,更不要说在室外杀人。

显然,这个案子并非在室外做的!

我们再看看,该案是否是外地流窜的凶手做的。这也是不可能的!一来流窜凶手不可能到市中心作案。作案期间,女孩肯定会喊叫,身处人群和居民区中的凶手根本无法逃走;二来他们就算大胆作案,杀死一个20岁的女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在室外作案。绝对不可能不被别人发现;三来,如果是流窜的凶手作案,根本没有必要如此麻烦的碎尸抛尸,直接将人杀了留在原地,自己逃走就可以了。

显然,这件案子是一个在南京有住房或者租有住房的家伙干的,并非流窜的凶手所为。刁遇害现场应该就在这个人的家中。

那么,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是刁认识的人,还是刁临时遇到的人?是一个体力工作者,还是脑力工作者?是一个外形粗鲁高大的人,还是一个文质彬彬、书生气十足的人物?


若刁爱青活到现在,应该是40岁了,距案发不足两个月即是她的20岁生日。

刁父回忆,接受警方询问时,他的眼泪“唰唰”往下掉。警方曾向他承诺,要家属相信他们会很快破案,但“大清查几个月后,案子逐渐不了了之。”

赶赴南京后,警方确认了受害者是刁爱青,刁父曾经表示想去看看尸体。负责接待受害人家属的是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的一位朱姓副局长。朱副局长建议不要看了。因为尸体损坏太严重,看了对他没有什么好处,还是在心里保留一个美好女儿形象比较好。

2008年7月初,正在厂里做工的刁父又见到了南京来的警察,警方抽取了他的的血液准备做DNA化验。刁回忆,这是女儿遇害后12年来警方第一次要求他抽血化验,这又给了他一点希望。


我们再来分析,像刁这样一个如此胆小的女孩,根本不可能随意进入一个陌生人的家,更别说是陌生男人。

那么,唯一可能的推论就是:这个家伙跟刁是认识的,或者是刁认识的这个人,但这个人却并不一定认识他。

这是什么人呢?能够让一个女大学生愿意去他家?正常推断,他必然是一个外表温和,富有男性魅力的人,更最有可能为一个知识分子。总之,就是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威胁的男人。

很难相信,一个杀猪的屠夫或者街头的小贩,能让一个充满戒心的女大学生进入他的房间。

问题又来了!既然是他和刁认识,为什么刁的同学、老乡的好友、包括他的父母都一无所知呢?

很显然,这个人跟刁的接触比较隐秘,或者接触很少,或者时间很短,根本不为旁人所知。

我们可以大胆推论,这个人是刁遇到过几次甚至一次的中青年知识分子,或者读过很多书的人。他的外形比较书生气,谈吐高雅,举止温和,曾经跟刁有过几次接触,但接触都很肤浅,时间很短。所以,既没有人看见他们,刁也没有跟任何人说!

女孩子心中往往存不住话,能够让她不说的人,如果不是八字没一撇,就是她比较喜爱和心动的人。

显然,这个人获得了刁的好感,骗取了她的信任。


刁在被老师处罚以后取出散心,就她将被子展开来分析,她显然只是想出去随便走走,没想到可能遇上偶遇到这个人!这个人可能邀请刁,去他家玩一玩。也算是熟人,加上对这个男人根本没有任何提防(这里不是指被杀,而是连被强奸的可能性也不存在),感到心情郁闷的刁就去了。

由此,可怜的小姑娘就在这个禽兽男人的家中遇害了。

每个人都有天生犯罪的倾向,平时主要靠理智约束自己。人的内心和外表没有什么关联。书生长相的人,也有可能是最凶恶的杀人狂!

2.杀害刁的原因是什么?

人们常说,穷生盗,奸生杀。

刁作为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孩,显然没有什么钱,当晚外出也不会带什么钱。为了抢她一点可怜的生活费去杀人,这根本说不通。

如果是为了绑架勒索,这样一个农村家庭,又能有多少赎金呢?恐怕在南京街头随便绑一个本地人,也比绑她强。

刁的父亲从没受到过勒索的威胁,显然,绑架设想也站不住脚。

杀害女性的案件中,大部分是因为奸,也就是性侵犯、感情纠纷等等。


那会不会是什么感情纠纷,因此被杀呢?

刁作为一个刚到南京市100天的女孩子,一无男友,二无任何争风吃醋的对象,根本不存在任何感情纠纷可言。

那么我们几乎可以断言:要么刁遇到的是一个心理变态的杀人狂,那么她就是因为被性侵犯后遇害。

对尸体的处置,也可以侧面印证这一点。凶手很有明显的毁灭任何证据的意图,除了将尸体碎到惊人的2000多块,还刻意对尸体做过蒸煮。这本身就是很惊人的,一般的杀人案件,碎尸不可能处理到这种地步。

显然,凶手是为了毁灭证据。但毁尸灭迹也必要如此夸张,显然并不仅仅是让警方无法辨认尸体,还有其他意图。

尸体体外的证据容易毁灭,别的不说,只需将尸体扔入长江,经过江水一泡,几天后任何证据也就没了,根本不用这么大的工程。

但女孩体内的证据则不容易被毁,比如女孩体内的精液、在搏斗中指甲里面的皮屑、被咬下来甚至吞进去的毛发、皮肉、甚至血液等,都难以毁灭。

如果刁的尸体很快被发现,警方提取了这些证据,对南大附近可以男性全部进行刑事检验,就有可能将凶手抓捕归案。

所以,凶手必须彻底毁灭尸体,包括将尸体全部烧煮,以及切成高达2000多块。

这从另一个角度证明,刁爱青被凶手性侵犯了,或者性侵犯未遂但进行了激烈搏斗。


老萨一个学医的同学说,普通人第一次接触尸体,能将尸体切割成整齐的2000多块,是绝不可能的事情。就算专业外科医生,也很难有这种水平。正常人接触尸体都有恐惧感,医学院的同学进行尸体解剖也要过心理关才可以。这个凶手并非普通人,有一定的背景。

3.异乎寻常的抛尸和碎尸

尸体被切割成2000多片,码放整齐、四肢和头颅都被煮过。

可以说,就算训练有素的法医,恐怕也没有这个胆量和耐心去完成。

根据一般估计,这一系列过程,至少需要10个小时以上的不断处理。

这个处理的过程,可以看出凶手是一个心理明显变态的人,很可能有屠宰、烹饪、医学、警察或者军方的背景。

换句话说,他有过处理尸体或者动物尸体的经验和心理承受力。萨沙就基本刑事理论来分析,有这种心理承受力的人,除非医学专业的人物,年纪不可能太年轻,至少在30岁以上。

普通的人,就算有胆量这样去做,也很难做成这样细致。

结合之前的分析来看,屠夫、厨师这种身份不太符合骗取小女生信任的形象,那么医学背景、警察和军方的身份都有可能。

医生、学医的大学生、老师等等的形象,最为符合。南大附近医院众多,学医的也多,南大自己就有医学院。

警察容易受到女孩的信任;南大周边很多警察局,还有很多警务单位。


军人往往很有男子气质,也符合女性的审美观。南大附近没有军营,南京市区几乎没有军营。如果是军人的话,就很有可能是大学里面的国防生或者委培的其他学员,并非普通军人。

刁爱青最后出现的青岛路。大家可以看到,周边全是居民楼和店面。

至于抛尸,基本全部在市中心,只有一处在远离城市的郊区龙王山。

很多人认为在市中心抛尸不符合常理,这也是南大碎尸案另一个奇特的地方!

正常的碎尸案件都是往郊区、农村这种偏僻的地方扔尸体,尽量不要让别人发现,从没听说谁扔在市中心大街上的。

有人认为这个凶手在挑战社会,故意扔在闹市区以示威。

现在看来,萨沙并不认为是这样。

上面分析,凶手年纪不太可能小于30岁,也就是说他基本不可能是独居。

他本来并没有想将尸体扔在闹市区,而是准备扔到龙王山这样的郊区。因没有交通工具,过南京长江大桥又只能坐公交车或者长距离骑自行车(无论以上哪一种,一次带太多尸块会被人怀疑,长江大桥上有武警巡逻),只能分几次去扔。

在第一次扔到郊区龙王山以后,凶手本来还想继续郊区去扔,没想到突然有家人、亲友或者室友近期突然来居住或者访问,或者凶手因不能推脱的原因,急于离开南京住所。

那么,现在还留下的两大袋尸块,就没办法处理。如果放在家中,恐怕连瞎子都会发现(当年南京居民住房水平一般,尤其南大附近的房子多为小户型)。如果再扔到龙王山,一来一回就要大半天,一次最多扔一袋,已经完全没有时间了。


凶手为了不被别人当场发现,实在没有办法,只得就近扔在家附近。

他没有汽车(1996年南京城中除了官员和生意人以外,有私人汽车的不多),只能骑着自行车扔。上面分析了,他应该就住在南大附近,骑车带着大包尸块哪里能走很远,只能扔在了靠近南大的华侨路和水佐岗。

由此,我们也可以判断,凶手的经济情况一般。

凶手抛尸用的几个包,式样老旧,有的还是知青上山下乡用的东西,也可以推测凶手并没有什么钱。

网上怀疑是什么高干子弟犯罪,什么高级军官犯罪,都没有什么根据。凶手这样处理尸体,是很草率的。实际上他刚刚扔到华侨路的几小时后,尸块就被警方发现了。

如果他将尸体全部扔到郊区龙王山或者长江中,恐怕很长时间都不会被人发现。等到发现以后,尸体高度腐烂,甚至只剩下白骨,很难确定身份。那么刁爱青可能到今天也只是一个失踪人口了,案子也就不了了之了。

龙王山是1997年才开发的,在1996年南大碎尸案发生期间,只是一片荒山野岭。


4.为什么凶手始终没有被抓住

萨沙说,很简单,警方找错了对象,也找错了范围。

他们以南大为中心,全力排查南大的人,显然是错误的。

凶手极有可能不是南大的学生或者老师,而是校外的人。

退一万步说,就算凶手是南大的人,南大在市中心校区的学生有至少数千人之多。尸体毁坏严重,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可能在数千人中抓住这个人。即便排查到这个人,他一口咬定不知道,你根本没有证据将他定罪。

而凶手也显然有恃无恐。一来他的做事非常老练,在和刁几次见面的时候,已经刻意避开所有人的注意。他可能最初就有强奸非礼,至少是诱奸刁爱青的意图;二来他很有可能只跟刁有过次数很少或者时间很短的接触,比如在cd碟片屋随意闲聊几句,在书店偶尔几句搭腔而已。除了当事人以外,别人根本不知道这个人,就算偶尔有人看见了,也不会对这种司空见惯的事情有什么记忆。

所以,至今为止没有任何目击证人。

更利害的是,这个凶手在事后没有作案。也许是恐惧,也许是良心发现,甚至是因为生老病死,这都不得而知。

之后他没有再作案,那么警方也就无法通过所谓的系列案件关联破案。而南大碎尸案没有线索、没有目击证人、甚至没有可靠证据,案子也就无法侦破了。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我们客观说一句,这并非南京警方无能。

5.推论:

刁晚上出门随便散心,遇到了这个男人。这个文质彬彬的男人,很可能之前跟刁见过几次,或者第一次见面就非常投缘,或者是刁一直崇拜的某个偶像(老师或者学霸之类)。

两人见面说了几句,没有任何人看到他们。男人不怀好意的邀请刁去家里坐坐,借口可能是听音乐或者研究文学,总之是投其所好。

刁对他比较熟悉,或者甚至之前已经去过他家,此次也毫无戒心的去了。

刚进入这个禽兽的家中,就被他强行非礼。

刁才19岁,肯定是个处女,又没谈过男朋友,应该是拼命抵抗,甚至高声呼救。南大周边居民拒房子多不隔音,女孩一抵抗,就很容易被邻居听见报警。强奸未遂,在当年至少也要坐牢3年到10年。凶手又惊又怒之下,干脆将刁杀死(变相说明这个禽兽的身体比较强壮,制服一个拼命的20岁女孩并不容易);也有可能刁忍辱从之,但禽兽事后认为刁对其知根知底,尤其知道他的家的位置。一旦刁去报警,自己肯定要完蛋,干脆下毒手将她杀死灭口。

更可怕的是,杀了人以后,凶手没有一般杀人案的慌乱,他仍然非常冷静。他仔细的想好了下一步要如何去做。

他的家在南大附近的市中心,杀人以后,想要将整具尸体扛出去掩埋是绝对不可能的。

于是,凶手决定分尸。分尸并不容易,而且歹徒缺乏交通工具运输大量碎尸,必须分几天去运。人死后很快就会腐烂,在这种密集居民区中,尸体臭味是掩盖不住的。


凶手无奈,将刁爱青的尸体煮熟,这样第一可以存放时间久一些,不会散发臭味;第二可以毁坏尸体特种,让警方无法查清受害者是谁。

同时,在之前的搏斗中,刁爱青可能咬下了凶手的皮肉、毛发之内,尸体并不能简单的煮煮就算了,一定要严重毁坏。

于是凶手还是细细的切割,反复的煮。此时他内心深处的变态思想全部迸发,从容的将尸体切成2000多块,还小心的将肉片码放整齐,并将第一批尸体扔到南京郊区。

没想到此时突然有家人、亲友或者室友说就要回来住。凶手害怕穿帮,只得骑自行车。将剩下两大包尸块草率的扔到住所附近不远的华侨路和水佐岗。

自然,歹徒知道华侨路和水佐岗均是市中心,但已经无法可想,只能先扔了再说。

之后,凶手再也没有作案。

由此,这个案件也就一直没有被侦破。

因为完全没有线索,据说警方请了南京著名一个道士请魂,这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但仪式没有成功。

10几年来,刁父至今陷入一种恍惚的矛盾,他希望遇害的不是自己的小女儿,因为他始终没有亲眼看到过小女儿的遗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房途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