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北京女子的情与欲

2017年11月24日 17:18   编辑:小胡同   来源:网络转抄
摘要:很多时候情与欲这个东西如果你不仔细想一想的话,你会发现你根本就不会在乎,但是如果某一天下雨,你一个人非常孤单的话,嘿嘿你懂的,你讲变得十分被动,而且孤独,特别是对于北漂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末日,来看本期......

很多时候情与欲这个东西如果你不仔细想一想的话,你会发现你根本就不会在乎,但是如果某一天下雨,你一个人非常孤单的话,嘿嘿你懂的,你讲变得十分被动,而且孤独,特别是对于北漂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末日,来看本期美文,一个北京女子的情与欲!

将军说:

前几天看完《东京女子图鉴》,感触很多,在我生活的北京城,或许也有很多这样的姑娘,他们被欲望驱动去追求更好的生活,也被欲望所困失去了很多珍贵的东西。

我改编了这个故事,写一写北京女子图鉴,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或许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如有雷同,谁知道是不是巧合呢?

她叫李绫,15岁时叫李玲,青春期萌生出的奇怪羞耻感让她忍受不了俗气的东西,于是,率先从自己的名字改起。

但怎么改都摆脱不了小地方出来的那种局促气质,她羡慕能出生在大城市的人,巴黎、纽约、伦敦,哪怕就出生在北京也好啊,听说北京的月亮都比家乡的圆。

李绫一边想着北京的月亮,一边翻着手里的时尚杂志,彩页上曼妙身段的模特绝不属于她所在的小镇,这里灰蒙蒙的天和工厂排出的废气滋养不出美丽的姑娘,能让她改头换面的只有去大城市,去北京。

对,一定要去北京。在高考前谈话的那天下午,她对老师说,她的人生梦想就是要去北京,变成被人羡慕的那种人。

那时的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被人羡慕的那种人,但是她憧憬着在北京找到一个答案。

找房子是她来北京后受到的第一个打击,听说CBD是富人集中区,环境高雅,李绫让中介带她去富力城看房。

高昂的房价顶上她三分之二的工资,中介小哥看破却不说破她的窘迫 “要不我带你去望京看看。”望京新城是不错,但房租是她工资的一半,还远离地铁,李绫揉着肿痛的脚,看着已经踩偏了的鞋跟,不好意思承认她低估了北京的生活成本。

半月没开张的中介小哥挤出了仅有的礼貌,“住回龙观吧,那里年轻人多,生活气息浓厚。”

龙字辈儿的小区都长一个样,小区外的水果铺和麻辣烫烤串摊儿更像是孪生兄弟,李绫第一天外出散步就迷了路,幸好路遇的同乡东东带她找到了回家的路,顺便也踏上了恋爱的路。

在跟上司聚餐的时候她又遇到了东东,住得近,又是同乡,不知不觉间熟稔了起来,李绫并没有谋划委身于他,但那天分别的路口,晚风拂去了平日里伪装的矜持,在那么一瞬间,她觉得有这个男人的生活应该也不坏,她邀请他上去坐坐,他愣了一秒,自然的搂住了她的肩膀。

李绫还是会悉心打扮去参加八分钟交友会,东东可以是归宿,但在李绫心里,他更适合做个跳板。

如果你觉得李绫只是想钓高帅富的白日梦女孩,你猜对了一半,另一半的她比谁都努力,小镇姑娘,本质上还缺少孤注一掷的勇气,不会轻易把人生都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她好不容易从小地方来到北京,她唯一的信仰就是自己的努力。

工作表现不错,她当上了经理,并遭遇了人生第一次“洗手间政治”,如果升职之后没有女同事在洗手间里议论过你,那你根本算不得具备了被人嫉妒的职场地位,你就只是个泛泛之辈。

职场风生水起,爱情渐入佳境,李绫跟东东漫步在回龙观的街道上,也像诗里写的一样,牵手抬头看天,感叹着月色真美,28岁的李绫幸福的就要落泪。

这个温馨的画面不过是一场变革的舒缓前奏,在某个相拥而眠后的清晨,李绫望着起球的内裤,再次想起了来北京的初衷,耳边有个声音振聋发聩:“如果只是为了追求这样普通的生活,你又何苦翻山越岭来到北京?”

爱情起了毛球,弄皱了所有温柔。

李绫跟高帅富在一起了,并火速搬到了高帅富出没的地段——三里屯。

她觉得自己无需给东东一个交待,都是成年人,你只能接受这种无疾而终的结局,如果东东没有意料到这一天的到来,那是他看低她了。

她的脸上有满满的欲望,往大了说是那种一定要在这个城市拥有更多美好的欲望,往小了说是30岁之前一定要去高档餐厅吃一顿烛光晚餐的欲望。

假设故事讲到这里就圆满收尾,也未免太轻巧了。人生有多少曲折在等待着你,不趟过去,你永远不知道。

李绫咬咬牙分期付款买了一条昂贵的晚装,在北京亮餐厅等待高帅富为他庆生,她站在那像是一位高贵的公主,在收到高帅富要加班的信息后,却再也骗不了自己,她不过是个灰姑娘,且只符合故事的前半段人设。

高帅富就此失联,再次听到他的消息是从并不相识的人那里,他要结婚了,对象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富家女。

无疾而终的故事这一次在她身上上演。没有什么可哀怨的,或许东东没有看低她,只是李绫高看了自己。

被人羡慕的人生是什么样的?她以为自己就要揭晓那个答案,却失之交臂。

都市女性是有单身的觉悟的,她们常年看鸡汤,学会了自我治愈:经济独立的女人最美丽、男人只是生活的调剂品…...

当然,你还要懂得这个春季最流行的三种单品、必备的五款入门级轻奢包包、七种配饰让你大放异彩……

都市女性是这个时代最生猛的物种,除了欲望,她们不会被任何打败。

李绫的鞋跟一年高过一年,工作也一样节节攀升,她跳槽到了国际公司,薪水翻了番,她以为这是31岁的她能拥有的最高礼遇,直到她遇到中山装男。

他话少,但句句撩拨心弦,他不会嘘寒问暖,但出手阔绰,他说我不会同你结婚,但你想要的其他我都能给你。

好像根本不需要什么内心挣扎,她欣然接受了一切,31岁的她已经没有什么青春可以交换,再多耗几年又有什么区别?李绫清楚地很,就算她不愿意,也有无数年轻的姑娘前仆后继。

现在的她有点小钱,不用再像28岁时那样分期付款买衣服,有点小事业,可以自信满满的对他人报上公司和职位,有个虽不属于自己但却能提供优渥生活的男人,34岁的她作为成功女性还接受了时尚杂志采访……没有比这一刻更接近她想要的让人羡慕的生活,北京就在她脚下,但跟以往不同的是,在这里的十年,她第一次感觉自己属于这座城市。

肥皂泡泡飘得再高也会破灭,李绫并不知道,十年前跟她一起工作一起参加相亲会的小姐妹们都已为人母,并不再与她为伍。

人近中年,追求的不再是谁的新衫更贵,谁的职位更高,谁的薪水更优厚,李绫看着她们争相亮出手机里孩子的照片,识趣地把采访她的那本杂志塞回了包里。

“女人到了一定年纪就想炫耀,没什么可炫耀的就只能炫耀孩子”,李绫这么想着,但仍然无力反抗生活的推搡。

34岁的她还活在18岁的旧梦里,别人的34岁拥有的是老公孩子婆媳矛盾柴米油盐酱醋茶,如果没有这一切,就谈不上被人羡慕的周全人生。

她跟中山装男提分手,没有想象中惊天动地的挽留,男人只丢下一句,你长大了,祝你幸福,走的不能更洒脱。在他眼里,李绫还是个小女孩,傻得不知天高地厚。

李绫的目标变得现实而明确,找到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身高薪水和年纪匹配就好,她不关心人品性格,那不是为了利益结合要参考的必选条件。

她总结经验不断修正,38岁的她终于杀出一条血路,跟他走进婚姻的男人40岁,国企高管,年薪优厚,在高档小区有一套房,或许早些年她根本看不上这个外形普通甚至有点猥琐的男人,但至少四十岁了还没有秃顶,此时的她真的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婚姻生活一潭死水,李绫不爱他,因为不爱,更忍不了他邋遢的生活习惯,忍不了他随意而大喇喇的对待方式。

跟大多数已婚女性的想法一样,男人没救,就用孩子挽救,李绫请了一天假,布置好温馨的房间,难得做一顿精致晚餐,甚至换上了性感丝质睡裙,她以为自己还是尤物,连勾勾手指都不必费力,但是男人说,你先测一温,我今天很累。

分居是缓期徒刑,离婚是那一声必将响起的枪决。

体面的成功男人又如何呢?还是会无脑的温顺的走进女人的圈套,李绫选择成全,成全男人和另一个女人子宫里的孩子,也成全自己。

但李绫还是在签署离婚协议的时候哭了,这十几年,她从小镇来到北京,她碰壁,她被抛弃,她从不流泪,可是这一刻她哭了。

哭的是好不容易的自己?还是哭终究镜花水月一场空?40岁女人的眼泪很珍贵,她来不及体会这份突如其来的悲伤,化好精致的妆,前方还有灯红酒绿。

她跟热情示好的年轻男孩厮混在一起,噢,不应该说厮混,应该是各取所需。李绫寂寞的夜晚渴望被点燃,年轻男孩一穷二白的青春需要被物质温暖。

你一定能猜到故事的结局,男孩在李绫面前晃了晃其他女人送他的名贵手表,无需多言,便一拍两散。

李绫想起离婚后所谓的闺蜜们介绍给她的男人,出生在北京,住最好的地段,祖上三代都身份显赫,他们会爱外来的女人,他们会睡外来的女人,但是他们明确表示,只会娶跟他们一样身家背景的北京女人。

送给小男孩金表的就是这样的女人,她们随时可以一掷千金,她们随时可以放弃工作依然能过上等人的生活。

曾经有人对李绫说,“像你这样的女人,无论多么努力,也赢不了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女人。”

这句话在十几年后的现在,终于被她听懂了,会不会太晚?

李绫想过回家,人都是这样的吧,不论你在外多么光鲜,受伤之后你还是想毫不粉饰的寻找家人的怀抱。只是这里也不过是暂时的避风港,她对家乡已无缱绻之情,李绫说,这里早已没有能满足她欲望的东西了。

还是回北京吧,走到了这一步,便是无退路。

40岁的李绫走在晚风里,想起了初来北京的岁月,那一天也有很美的月亮,那一年她还和东东手牵手。往后经历的多少个男人在她的故事里都没有名字,他们只有代号,有高帅富,有中山装男,有丈夫,有小鲜肉,能雕刻在心里的名字却只有一个,是东东。

“那时觉得这样的幸福太渺小而感到悲哀,于是放手了,现在已经懂得这样的小幸福多么得来不易,至今为止所发生的每一件事,大概都是为了重新认知这个道理而绕的远路吧。”幸福不容易,可现在的李绫也并不觉得多可惜。

都说四十不惑,但她还是说不清什么样的人才是被人羡慕的人,至于答案是什么,她清楚已经没必要再去寻找。北京的十几年,教会她一件事,她哪里都不会再去,因为只有这里,才装的下她全部的情和欲。

就这样走下去吧,毕竟想要的东西还有很多。

作者:大将军郭 | 心理咨询师 | 性感长腿女青年

图片来源于《东京女子图鉴》由Emily提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房途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