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历史 > 正文

清明节的鬼故事有哪些?清明节的鬼故事精选

2018年10月19日 02:57:24  来源:趣历史  编辑:米小粥
摘要:一些朋友很喜欢关于鬼的故事,有些人都会在清明节期间和其他朋友一起分享自己有的鬼故事,对此有关清明节的鬼故事到底有哪些?下面一起来看看吧。有关清明节的鬼故事清明别忘祭祖清明节我爸我们去扫墓,墓地在山上......

一些朋友很喜欢关于鬼的故事,有些人都会在清明节期间和其他朋友一起分享自己有的鬼故事,对此有关清明节的鬼故事到底有哪些?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有关清明节的鬼故事:

清明别忘祭祖

清明节我爸我们去扫墓,墓地在山上还要走一段斜坡,当我走上斜坡的时候,看到一个墓,我就随口说了一句:‘管他去死!’后来,我回头一看,就发现那个墓碑上坐了一个女的,面无表情。我很害怕,告诉我妈妈,我妈妈也吓了一跳,可是,我爸爸说不要看就没事了。结果我们三个就手牵手,要走到我爷爷的坟墓,走的时候,我再一抬头,发现山头上的坟墓上每一个都坐一个人,有的面无表情,有的哭,有的笑。那天的天气满热的,可是,那时候,我却觉得好像下雪一样,很冰冷。当我们走到我爷爷的坟墓时,我已经看到我爷爷坐在那里了。只有我看得到,然后,我爷爷好像也看得到我,而且还跟我招手。我本来很害怕,就跟我妈说爷爷在跟我招手,我妈说:‘没关系啦!因为爷爷小时候很疼你!’最后,我们要走的时候,我又看了一下,发现我爷爷旁边坟墓的草很长,上面坐了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穿着白袍,我大概看了五、六分钟,那个男人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巴就开始流血我吓得就叫我妈赶快走、赶快走 回家之后,就开始生病,然后就会不自觉往马路上站,有一次还被卡车的喇叭惊醒,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站到马路上。 经过这件事,我觉得大家在清明节的时候,都应该回去扫墓,否则,祖先会生气。 !

清明少年鬼故事

我无须证实这是个真实的故事。但是无论如何,你得相信。世上真有鬼神……

世上本没有鬼魂,只是人们胡思乱想得多了,也就有了鬼魂的存在。我一直坚持这个信念,所以,我喜欢走夜路,喜欢在坟冢上撒尿。(小时候)可是在那一件事以后。我变得乖多了。因为——撞鬼了!!

那年的清明。我象往年一样。在同一个日子,搭同一班车,去我表弟的家里玩。他那里因为是乡下,路很难走,车子一直跳啊跳啊的。在我的肺都快要掉出来的时候终于到达表弟的家了。当然是受到热烈的欢迎啦。当晚。万里无云。非常地闷热。我跟表弟商量,问他在晚上那里最是好玩。表弟一连说了十几个地方。我却总是摇头,在大家都觉得无聊得要死时。我灵机一动,问表弟:你这里有没有乱葬岗?表弟一听小脸都吓得白了,连连摆手说没有没有。我当然是不信啦。于是揪着他衣领说如果你不说出来的话。我就把你去年偷你爸六十块钱的事。告诉你爸!!小孩子当然是怕大人多过怕鬼啦。所以当下急急地说出去乱葬岗的路向。但是很可惜我天生是个大大的路盲。所以听来听去都搞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于是乎揪着他衣服叫他带路,起初他死也不肯,罗罗嗦嗦地说那不能去啊。有鬼啊之类的话。可恶!!我偏要去一下,证明这个世上鬼只是人想出来的。

走在路上。凉风呼呼吹得不知多爽,我的心情也不错。所以把快被我揪得离地的表弟放了,任由他在前面带路。这时突然有一条黑影在前面闪了一下,吓得表弟跑了回来。推着我说回去啦回去啦。我推开他,迳自走到那里一看。靠……哪是什么鬼。只是一条大大的钥匙,不知怎么的给吹得横在路中间而已。表弟走过来,说这么一条大钥匙哦,又怎么会风吹得动?我不耐烦地说:我说是风吹就是风吹啦。你人少少不懂就问!!表弟看我凶凶的样子不太敢出声。不过我想他现在一定在心里骂我。其实我的心里又何尝不是十五十六的。只是为了面子,我怎么都要撑下去。所以。路继续走。而钥匙就暂时放在我口袋里。以代表我根本不在乎。

走了不知多久。前面的山路都开始连树也不见一棵了,只是看见远远好象有一栋房子。黑漆漆的。一点灯光也没有。表弟说那栋屋子是乡下最有名的鬼屋,平时白天看都是阴气沉沉的。现在晚上,更加显得可怕。我不理他说什么。反而迈开大步比他走得还快。走到屋子的小斜坡前,看到门窗紧闭,了无人气的。就转过头来问表弟乱葬岗在哪里啊。怎么都看不到?表弟有点啼笑皆非地指指我的脚下说你正踩着就是啊!!

原来这就是乱葬岗啊。我低下头看。正是踩在一块硬硬的石头上。好象还有字。我蹲下来。只是隐约看到道光什么的。我想这只是个古代的坟墓吧。没什么可怕的。反而觉得有一些无聊。没什么特别。我就跟表弟说还要去鬼屋探险,也不管他反对不反对。揪着他衣服就走到屋子前。推了一下门。只是觉得沉沉的,纹丝不动,表弟矮我很多。他突然看到门的下面有个洞洞。好象是钥匙孔哦。我也就想不会这么巧吧。表弟这时也看着我。他脸色有点红。我说你是不是认为刚才捡的钥匙,可以开这屋子的门?表弟想也不想地用力点了点头。

靠……吓得你这个衰样。我把钥匙插入洞洞。喀嚓一声。居然毫不费力地开了。我也不禁一呆。同时感到头皮有一点点发麻。好象有个人在轻轻地用针刺一样。而现实当然不是这样。我认为是心理效应。于是一用力推开了门。那门发出扎扎的声音。在宁静的夜里很是吓人。我勇敢地一步进了去。却搞到一头的蜘蛛网。等我清理了那些讨厌的东西后。继续前进。才发现这里地方广阔得吓人!!一眼望过去竟看不到对面的墙壁。我们在黑暗中手牵手象个盲人地走着。耳边只听到自己的心脏发出的嘭嘭声。我心中大感刺激。不自觉地抓紧一点表弟的手。他的手突然间一沉,差点把我都拉到了地上,我急急地问他干什么啦。他只是呜呜地说好痛好痛,有东西踢他的脚,这下子连我也吓怕了。只好大声地说:你吓我啊。我才不信哩!!有本事你出来给我瞧瞧,不要藏头露尾地象只小乌龟……

四周回荡着我故作勇敢的豪言壮语,可是并没有人回应。这时表弟又“啊”的一声,我连忙问他你又怎么了啦!他说原来刚才是撞到了楼梯了。我一想。在大厅大概是没有东西可以玩的啦。不如上去二楼。于是又强拉着表弟的手一步一步摸着上楼。楼梯被我们踏得有节奏地响起来。很象是早期的恐怖片一样。嘿嘿。这又怎么吓得了我大内第一高手(小时候自封的)走到楼上。有一点点的月光洒在地上。形成一圈圈的光点。很是有点鬼片的味道哦,在隐约中看到楼梯的左边有两排房间。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角落。我的神经兴奋起来了。一把轻易地推开左边第一间房间。里面很臭。而且有一张烂得不成样子的床。除此之外就只有飘荡的窗帘。

跟下来我们依次打开了所有的房门。看到里面实在是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本来就是不可能有值钱的东西嘛)于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走廊的最尽头那一间房,这间房有点特别。因为别的房间都是单门的。它却是双门而且是上了锁。看样子满华贵的。我试了试真的一点也推不开。叫表弟也一起推。也不动。有点泄气了。这时表弟提起了我们捡的那一条大钥匙。我说你脑袋真笨。那碰巧只是大门的钥匙啦。谁个人这么笨把房门的钥匙和大门的钥匙一样哦。话是这样子说,我却一边把那钥匙塞进洞洞里。喀嚓。又是一声熟悉的响声。门竟然就应声而开了。我惊愕地望了望表弟。他无奈地摊一摊手。样子真是淘气可爱。我捏了他一下。深入到那奇怪的房间里。只见里面其实也很简陋。一张大大的办公台差不多快被老鼠蛀空了,上面满是牙痕,地下散乱地堆着一些烂烂的纸张,透过办公台我似乎看到后面有着一些发出闪光的东西。

本着好奇的心情。拉着表弟走到办公台的后面。看到地上斜斜地放着一个深红色的盒子。我蹲下看了看。那盒子是没有锁住的。扣子不知是什么时候被扯掉。已经锈得不成样子了。我的手慢慢地碰到了盒子的边缘。传来一阵阵好象是电到的感觉。但是又不是痛。有点痒。令我心跳加快了起码一倍有多,我不敢肯定这是什么感觉。但是我没有告诉表弟。怕吓着他了。总之。我现在感到一定有必要打开盒子来看看。于是。我双手都出动。左手紧紧抓住盒底。右手用力地打盒盖。盒子打开时,我的心紧张得快跳出来了。可是一打开盖子。我只是感到一阵阵的失望。原本以为是什么奇珍异宝。原来只是一只小小的怀表,表已经显得很旧很旧了。但是细看起来,做工还是不错的,翻过背后。借着一点点的月光,我看到那里被人刻了一些奇怪的符号。根本与表一点也不配。

我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就顺手把表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那时真是有点贪心哦)再仔细地找了一找。没有什么宝藏。我跟表弟都有点泄气。可是今晚都算是有点不错的收获了啦。我又把怀表拿出来看了看,对表弟说不如我们走罗,明天再来?表弟没有开始那么害怕了啦。但还是猛点头还扯着我衣服向外走。

但当我们准备下楼的时候。奇事发生了。前面的大厅好象是突然大放光明似的。灯光照得我们眼睛都睁不开。等我努力地把眼睁开时。却看到一幕在梦中也未必看得到的埸境。在刚才还是死气沉沉的一楼大厅里。现在起码云集了差不多有一百来人。全都穿着古代的服装,在超过五百支散布在各个位置的烛光中盈盈起舞。当埸吓得我和表弟傻了地张大口。一动也不敢动。他们好象一点也看不到我们这两个格格不入的人似的,跳舞的跳舞。交谈的交谈。一派旧时贵族大集会的样子。我和表弟这时脑袋空空根本不会思想。就这样傻站在一楼与二楼的阶梯上,看着他们在寻欢作乐。但是其中有一个女人令我们留下很深的印象。以至于在十几年后,我还深深地记得她那一头有如金瀑的秀发。那对似怨如泣。仿佛随时有无尽的情话向你倾诉的星眸。她显得那么的出众。又显得那么地孤独。好象是整个舞会的人都和她不相干。她是众星之中的孤星。她是世上最孤独的人。可偏偏身边一大堆的俗人都争相对她献媚。令她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震动。为什么我可以读到她心灵的寄语?为什么我可以知道她有多么地孤独?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当时我就只有一种冲动。想走过去。到她的面前。为她做点什么。不管是什么。只要力所能及的。只要是她喜欢的。我什么也会给她。我不自然地从楼梯一级一级地走了下去。表弟好象看到我有点不太对劲。虽然他也是未从惊愕中恢复过来。可是还是及时拉了我一把。也就是他拉了这一下,就决定了以后所有情节的发展。也决定了我以后十几年的命运。所以我现在总是在想。如果当年表弟不是拉了我一下。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那个女人会怎么样的呢?不管怎么样。在不可逆的命运里。我只是一只小小棋子,并无一丝回天的力量,所以,我只有选择把这个故事讲下去。当时,我记得被表弟拉了一下。脑筋突然清醒了很多。立刻停下脚步,但是这时不知从哪里吹来一大阵阴阴的风。把我眼前的境象吹得灰灰蒙蒙的。象是快要随风飘散似的。我一惊。当然不愿眼前这么动人的境象消失掉,可是。影象越来越暗淡了。四周开始昏黑了起来。这时,我感到了那个美丽的女人望了一眼这里。只是一眼。我已经感到了一阵阵绝对无助眼光狂涌了过来。令我一下子感到了她一生所有所有的愁苦……我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地喊了一句不知是什么地方的话。然后用尽全身的气力把手中的怀表向那个女人甩了出去。顷刻。整个大厅全部都陷入绝对的黑暗里了。什么影象都看不到。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世界象是一下子被抛进了虚空里。我整个人空空荡荡的。手足冷。不知自己怎么走出了鬼屋。也不知怎么走回了表弟的家。总之。那一夜。我绝对认为是我一生人之中过得最精彩。最动人的一夜!!!

后来。听乡下最老最老的一个长老说,那间大屋是旧时朝廷的一个外国大使的住宅,在哪时是这个地方最华丽最高贵的大屋。这个大屋里。曾经出过一对恋人。恋人的其中一方是大使的宝贝女儿,但另一个却是乡下的一个农民儿子。身份相差这么远当然不会有任何的结果啦。老人叹息着说:后来果然如我所料,他们始终不能在一起,就在一个大屋最华贵,最奢侈的晚会举行的时候。大使派人杀死了那个青年,那个晚会大使的女儿也有参加。但是她在晚会进行到一半时,突然感到一阵悲哀的绝望,她知道。大使终于对她恋人下手了,她于是拿出暗藏在袖口的匕首自杀,在自杀前,深深地望了一眼当初跟那个青年相识的楼梯,不料,从楼梯的虚空中,突然飞出一件物事。她情不自禁伸手接住了。一看。却是她送给恋人的定情信物——一只怀表,她流泪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她知道。如果她自杀了。他会更加伤心。所以。这个女子活了下来。而且终身不嫁。无伴终老。到死时。一直抓着这只怀表。口里喃喃地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我知道一定是你。

我听得瞪目结舌。难道我在大屋看到的影象竟是几百年前的一埸舞会?难道是我用怀表影响了历史。而历史又同样不可思议地影响我捡到怀表?这真是一笔糊涂账了。但是我至少知道。这就是缘。

我回到城市里。忙碌的生活渐渐把儿时的记忆消么掉了。只有这一件。大屋的探险。我将一辈子都会记得很清楚。我会永远记住那个闹鬼的夜晚。那个令人肝肠寸断的女人。那间……邪邪的大屋!!永远……永远……

清明节的鬼故事有哪些

清明时节

午夜,的士司机老张心惊胆战地开车从峰山回市区。那里是这个城市著名的公墓,沿路上没有路灯,也几乎没有车。

老张开着大灯,响着收音机,一路飞驰。突然大灯下出现了一个年轻黑衣女子,长发飘飘,她在不停地招手要车。老张鬼使神差地停了车,可一停下来老张就后悔了,“怎么搞的,在这种鬼地方停车,只怕是中了什么魔症。”

“停也停了,不用去想那么多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老张听见后面的车门乓地一关,紧踩油门,车就飞出去了。

老张心里还是害怕的,小心地问:“小姐,这么晚了上哪?”,没有回答。这下老张真害怕了,为了给自己壮胆,不断跟后面的小姐搭讪,可不管老张怎么问,怎么说,那后面的人却一声不吭。老张越来越害怕,他又是打手机,又是拿车载的无线电跟人家有一搭没一搭地胡说,可即使这样,后面的人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前面亮了,有路灯了,老张紧张的心情稍微有一点放松,可当他回头一看,吓得差点把方向盘扔了,后面那里坐的是什么黑衣女郎,是一个和真人大小差不多大的一个洋娃娃。

老张这下吓得不轻,他急踩刹车,下车打开后门,拖出洋娃娃,扔在了路边,再也不敢做什么生意了,把车直接开回了家。

第二天,老张生病了,他躺在床上把头一天晚上的事颠来倒去地想了好多遍,盘算着是不是该去烧点纸钱,这时电话响了,是公司里的人。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在九峰拉过一位女客?”

“是的,怎么啦?”

“人家今天一大早就投诉你。”

天那,是我不对,我不该就那么把她扔在路边的,老张都不知道怎么埋怨自己好了。

“人家说,她刚把洋娃娃放进车里,想从另外一边上车,你就跑了……”老张再也没有听清后面讲的是什么了。

寻 梦

又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关了灯心里有点发毛、还带着些许的不安,总感觉房间里除了我之外,一定还有些什么,可我拼命张大眼睛仍然是漆黑一片,突然想起今天是七月十五- -鬼节,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困惑我八年的梦境,更是无法入睡了,于是轻手轻脚地爬起来,捧起桌上的一面镜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一张眼睛,“哇!”吓了我一跳,我看到了一个黑影儿,自己吓自己,明知道那是自己。听说镜子是有灵性的,在零点时如果点燃一根白色的蜡烛,对着镜子梳头可以看到另一个世界——就是人们常说的冥界,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虽然我胆子很小,但我却对冥界充满着好奇。所以我常常会在午夜时对着镜子看,希望真的能看到那个神奇的世界,可这一晚我无论如何也没有勇气再盯着镜子看下去了,放下镜子,缩在毛巾被下,心跳得极快,是紧张还是害怕自己也说不清,就是感觉似乎会有什么事将要发生,可心里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在心里默默地数数,不知何时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可又好像是醒着,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我又来到了这片小树林,好像起雾了,突然什么也看不清了,只有白茫满茫的一片,隐约中我听到喜乐声,我壮着胆子闻声寻去,迎面过来一支送亲的队伍,吹吹打打的好不热闹,说来奇怪,雾气在这个时候全散去了,而这些人仍然都穿着古时候的衣服,我穿过轿帘儿,看到了坐在轿中的新娘,红红亮亮的凤衣,漂亮的红盖头下闪亮的凤冠,还有一张苍白而忧郁的脸,时而看到一串串的泪珠滚下来,奇怪的女子,新婚竟然会这样的悲伤?!我的心底有丝丝的疼痛,这时我头痛的毛病又来了,那张脸是那么的熟悉,可我却如何也想不起是谁,我试图让轿子停下来,可是所有的人根本就当我是透明人,没有人看得到我,于是我拼命地喊,但是我却只听到喜乐的声音,正当我无注时,我看到新娘抬起泪眼看我,是的,她能看到我,她向我伸出手,眼中有太多的乞求,她似乎认识我,我看到她的口张了张,却听不到她说了些什么,这时她将一把刀子递过来,天啊,刀上有血,到底怎么了?乐声突然停了下来,我不敢转头,我想那怪风又要来了,今天我要坚持住,不能再让怪风吹走,我已经在这儿徘徊太久了,每天都在等待着解开心中的迷团,我听到尖锐的风声,听到哭喊的声音,同时我听到一个忧忧的声音在喊一个人的名字:“铃儿——铃儿——铃儿——”……遗憾的是我又在关键时醒了,现在我的心是一种非常失落的感觉,还有一种隐隐的痛,令我很想哭,可又哭不出来,眼前又浮现出那张忧郁而苍白的脸,和那双忧伤的眼睛……这个梦困了我八年了,每每想到这个梦我的头都会像要裂开一样的疼痛,那张脸,怎么会这么像?摇了摇头,抬头看了看闹钟,已经五点了,再也无睡意了,于是晃晃荡荡地走进浴室,洗漱完毕,我爬上了楼顶,同往日一样,我先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扭动着身体,我把这些动作视做是一种锻炼,太阳很快也起床了,我该准备上班了……

今天的精神很差,总是出错,经理总是有意无意地在我身边转来转去。

“小美,今天精神很差,脸色很不好啊,是不是病了?”终于他还是忍不住了,“啊,没有,谢谢经理关心!”

“嗯,好吧,中午一起吃饭吧。”还没等我反驳,他已经得意地走开了,我明白他的心思,一直以来他对我很好,甚至同事们都在嫉妒我,如果没有那个梦,我想我会接受他,我不知道为何我会如此在意那个梦。以至于一直拒人于千里之外,如果我不是因为哥哥,或许我早就辞去这份工作了,因为我承担不起这份真诚。突如其来的阵痛,让我清醒过来,我得坚持下来,哥哥还等着我的钱医病呢。一想到哥哥,就很心酸,今天的一切都是哥哥给我的,当初因为车祸我失去了所有的记忆,智力如同一个婴儿,张开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都那么陌生,哥哥他没有放弃,他教我读书,识字,我们就这样相依为命地生活着,我是他生命中的唯一,哥哥似乎知道一切,没有他不知道的事,唯有柜子里那套凤袍的故事他从不肯对我说起,也不准我问,我知道他非常爱我,而我也同样爱他,或许那套凤袍里有哥哥心伤的往事,我不愿哥哥伤心,尽管心里充满着了好奇,但我绝口不提。我想如果这世界上没有哥哥,我不知道自己将会怎样。那段日子我是幸福的,快乐的!直到有一天,哥哥病倒了,他将我叫到病床边,告诉我关于那套凤袍的故事。

……

“小美,最近你精神一直不好,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你哥哥好些了吗?今天你的脸色很差,要不要吃过饭我陪你去看医生?”看着倪俊一脸真诚,勉强笑了笑,“经理,我说过真的没事,谢谢您的关心。”

“不是说过叫我阿俊的吗?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帮你的。”说着他握住了我的手,这个动作令我很不安,“倪经理,谢谢,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了,我还有几个文件没做完。”我挣脱了他的手,起身向门口走去。

“哎,小美,小美,你等等,哎——”我想我应该换个工作。

……

今天带了些哥哥爱吃的豆腐干,我想哥哥看了一定会高兴的。真希望哥哥能早点好起来!

一边走一边想,突然看到走廊的前面很乱,不知道怎的,有种不祥的预感,加快脚步却看到医生将哥哥推进急救室。

“哥——,医生,医生,我哥他——”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脑中一片空白,……

一片混乱,根本没有人肯理我,似乎我是个透明人,我只能无注地站在急救室门口焦急地等待着,不停地祈祷着。“哥哥,你千万不要出事,求你了,为了我,哥哥,你要坚强一点!……”时钟滴哒滴哒地走个不停,我似乎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终于门开了,我看到精疲力尽的医生走了出来,我的心突然停止了跳动。

“医——医生,他——我——我哥——他——”我看到医生无力地摇着头,我的泪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不知道是怎样走进了屋子,我看到一块白得刺眼的布盖住了哥哥的全身,包括头,轻轻地拉下布单,哥哥睡得很沉,哥哥总爱逗我,每次我去叫哥哥起床时,他都会将床单蒙住头,等我来拉,平时我这样轻微的动作他一定会半张着眼睛用沙哑的声音说“我的小公主,让哥哥再睡一会儿,一小会儿好吗?!”而我总是不依不挠,然后去瘙哥哥的痒,然后和哥哥笑成一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房途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